企业邮箱

中文 EN

西安
西安

办案手记——老杨的25平米

25平米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在普通人眼里能住人,在富豪眼里能做卫生间,但是对我的当事人老杨来说,这是他晚年生活的全部保障。

老杨今年六十多岁,一个人生活,平日里靠给别人修个家电维持生计。第一次接到老杨的电话时,他的语气特别急迫,不停地讲着事情的细节,电话通了十分钟左右,我还是一头雾水,直到他把一些材料发过来,我才了解到事情的概况。

通过两次电话后,老杨要从外地来西安。我一大清早就在律所等他,等他途中,他发了很多“稍等,我马上到”的微信消息,好像生怕我不等他了。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多分钟后,老杨出现在了我们律所门口,他穿着件边角都被磨破了的夹克衫,头顶歪斜地戴着顶帽子,胳肢窝里夹着一沓塑料袋包裹着的材料。

老杨把带来的材料铺开,里面的纸张有些浸了水,有些边角被磨出了毛边,还有些被翻的卷了起来,一堆材料里面,没有一张是新纸。我没有问老杨的维权之路走了多少年,这些纸的状态和颜色已经告诉了我答案。匆匆喝口水后,老杨熟练的从一堆材料里面挑出来几份协议和判决书,给我们讲述事情的原委和经过。

2017年,老杨所在的村镇开始施行异地扶贫搬迁政策,他被叫去签了一个25平米的安置协议,便又外出奔波生活。后来,他又被叫去陆陆续续的签了一些和异地扶贫搬迁相关的合同。合同签订后,老杨的宅基地便被收归集体所有。但左等右等,等到别人都搬进了安置的房屋里,老杨还在外面漂泊,只能一天天租房子住。

老杨曾被叫去过一个好房子里,进去后有人给他拍照,后来才知道,那些照片被放进了给上级检查的册子里。老杨觉得自己被欺骗了,明明说好的安置,为什么自己住不进去。于是他找村委会理论,找驻村干部理论,找镇政府领导理论,最终,这几个人给老杨出了个说明,表明这宅基地还是老杨本人的。为了结束漂泊的生活,老杨准备盖房子,但领导说必须要赶检查组来之前把房子盖好,于是老杨开始买砖招工人,加班加点的干了起来。

检查组马上就要来,但老杨的房子还没盖好,镇政府驻村干部和村委会领导带着一帮人把老杨的房子三下五除二,拆了个干净,当场报警也没用,派出所的人来拍个照,做了个笔录就撤了场。老杨欲哭无泪,只能接着找这些人理论,还得接着租房住。

老杨一趟又一趟的去找镇政府,找村委会,进到老杨耳朵里的说法有一箩筐,可老杨还是没地方住。老杨走过信访,但没有得到答案。那些落实不下来的说法没有让老杨心灰意冷,老杨要打官司,他相信法律能给他公平。

第一场官司,老杨告了镇政府,请求确认政府的强拆自己房屋的行为违法,案子从一审到二审,再到发回重审,法院判决确认镇政府的拆除行为系违法行为。镇政府没有上诉,但也没有给老杨赔偿。

从2017年到2021年,老杨的路跑了很多,领导班子都换了届,老杨还是在外租房住。老杨决定把赔偿和25平米的协议一次性打官司解决。他在铜川找了几个律师,都没有谈拢,老杨又在网上找,找到个北京的律师,北京的律师说案件代理费要八万,先让老杨打几万过去,老杨头上直冒汗,心想我这案子才值几个钱呀,就管我要这么多钱,还不能排除是不是骗子,这事便就此作罢。

老杨后来找到我和肖蜜律师,我们看完材料并告知了他诉讼方案和风险后,老杨坚定的说,即使法院只判一块钱,他都认,他相信法律。法律当然是实现公平的途径,但也需要证据。接受委托后,我和肖律师让老杨回去收集赔偿的证据。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收集,我们准备好了材料,本着友好解决的意愿,和现任镇领导通了电话。在多次沟通下,镇领导才答应见我们一面。到了约定日期,一大清早,我们就出发到了目的地,在等待了将近半小时后,领导露了面,态度很温和,但方案让人难以接受。

出镇政府大门的时候,老杨说这套说辞他已经听过很多遍了,他们就是拖着不想解决问题。后来和镇领导的几次电话里,他们都坚持方案不变。谈和不成,便得攻城。我们准备好起诉状,向法院立了案。

2021年年底,西安疫情发展严重,我们被封闭在了小区,案件的推进便通过电话沟通。通过多次沟通,在法官的介入下,镇政府愿意和我们调解,于是线上调解会如期进行,那也是我封闭20多天后的第一次化妆。

经过几番谈判,双方确定了初步调解方案。老杨一直提醒我,不要被镇政府欺骗,然后又讲起来他们的惯常说法。我给他说,有法官在,不用担心。但他的忧心并未减少。我们清楚,他是因为这么多年维权,被各种推脱的说辞骗怕了,对政府的信任早就被恐惧替代了。

因为疫情等各种原因,协商好的初步方案无法执行,案子再次回到了原点。自此,我们作为承办律师和镇政府领导便开始了长时间的拉锯谈判,从2021年年底到2022年5月,双方的调解方案始终无法达成一致,案件预计如期开庭。

老杨心里憋着一口气,纵然我们再做工作,他都觉得政府办事不实在,就是要打官司到底,我们从法律规定和现有证据的角度出发进行分析,觉得调解是皆大欢喜,能把那25平米落到实处,不用再奔波维权。

法院开庭准备工作间隙,我们和镇政府再次进行谈判,确定老杨的主要诉求能够得到实现,当场就让老杨去挑选了可安置的房子。挑好房子后的老杨脸上露出了喜悦,心里松快了不少。老杨的25平米,终于兑现了。老杨被强拆的房子,镇政府也同意补偿现金并折抵购房款。

调解书出具的时候,法官将本不该写进调解书的条款都写了进去,为的就是让老杨放心。调解书明确写道:“待原告取得该安置房后即对该物行使相应的权利,被告不得干涉”;“安置房屋办理产权登记时,由原告自行按照行政机关的规定予以办理,被告可提供适当的帮助”。

老杨说,我相信法律,法律也给了我公平,我的晚年生活也算是有了保障。至此,老杨的生活并没有因案件的结束而归于庸碌和平淡。他说,现在腾出了时间和精力,我还要二次创业哩。

(作者张玉笛,文中案件由张玉笛律师和肖蜜律师承办,“老杨”系化名)

联系我们

北京总部More

地 址: 北京市朝阳区建外大街丁12号英皇集团中心8层,100022

电 话:(010) 5086 7666

传 真:(010) 5691 6450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西安More

地 址: 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139号荣禾云图中心7层、15层,710061

电 话:(029)8836 0129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深圳More

地 址: 深圳市福田区中心四路一号嘉里建设广场1期19楼,518046

电 话:(0755)8860 0388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海口More

地 址: 海口市海甸四东路6号颐和花园B座二层,570208

电 话:(0898)6625 4181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上海More

地 址: 上海市黄浦区中山南一路768号博荟广场C座905室,200023

电 话:(021)6390 1100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广州More

地 址: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东路32号利通广场29层2901室,510510

电 话:(020)3739 2666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杭州More

地 址: 杭州市上城区西子国际中心2号楼1501-1503室,310002

电 话:(0571)8577 9929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沈阳More

地 址: 沈阳市沈河区友好街10号新地中心40层,110013

电 话:(024)2250 3388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南京More

地 址: 南京市建邺区应天大街888号金鹰世界A座26层,210008

电 话:(025)8411 1616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天津More

地 址: 天津市河北区海河东路78号茂业大厦2601室,300141

电 话:(022)2445 9827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菏泽More

地 址: 菏泽市开发区人民路菏建·数码大厦B座西单元19层,274005

电 话:(0530)5566 148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成都More

地 址: 成都市锦江区东御街18号百扬大厦1栋11层1101室,610020

电 话:(028)8774 7485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苏州More

地 址: 苏州市工业园区思安街99号鑫能商务广场1幢1001-1002室,215028

电 话:(0512)6758 6952

传 真:(0512)6758 6972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呼和浩特More

地 址: 呼和浩特市如意开发区如意河大街西蒙奈伦广场3号楼B座8层,010050

电 话:(0471)5166 277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香港More

地 址: 香港上环干诺道中200号信德中心(西翼)20层2002号

电 话:(00852)2333 9989

传 真:(00852)2333 9186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武汉More

地 址: 武汉市硚口区中山大道1号越秀.财富中心写字楼11层1101-1102,430030

电 话:(027)8361 5198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郑州More

地 址: 郑州市金水区郑东新区农业南路51号楷林中心10座12层,450046

电 话:(0371)8895 9887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长沙More

地 址: 长沙市雨花区芙蓉中路三段567号第六都兴业IEC32层,410021

电 话:(0731)8218 3551

传 真:(0731)8218 3551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厦门More

地 址: 厦门市湖里区高林中路469号新景地大厦23层,361016

电 话:(0592)5211 009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重庆More

地 址: 重庆市江北区桂花街支路10号成大锦嘉国际大厦10层,400020

电 话:(023)6775 9966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合肥More

地 址: 合肥市蜀山区政务区华润大厦西塔B座30层,230071

电 话:(0551)62930997

传 真:

邮 箱: kangda@kangdalawyers.com

隐私政策

康达律师事务所(以下简称“本所”)是一家设立于中国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。本所网站上的信息仅供您参考,不应视为本所为本网站访问者就特定事项提供的法律意见或建议,本网站访问者不应将其作为作为或不作为的依据。

本所对本网站及网站所包含的文字及图片等各类信息拥有知识产权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使用。

本网站超链接的第三方网站不受本所控制,仅为您方便之需,本所不对该等网站的访问者承担任何明示、默示的担保或责任。

欢迎访问本网站,如有任何问题,请与本所联系。